在翡翠雕刻藝術中,除了用五顏六色的綠色來表達活力之外,還有一種手法可以從反面刻畫活力,那就是通過枯的東西來對抗萬物的繁榮。
枯,是一種美態。
冬天結束了,下一刻就是春天!蘇軾曾提出枯的說法。他認為追求淡泊,淡泊到極致就是枯,一種超然的美。在《評韓柳詩》中,他寫道:那些珍貴的人被稱為在外面而中霜,這似乎是一種真正的美。是回歸自然的極致。
這件玉雕作品叫《欣欣向榮》。樹葉雕零,動物休眠,大地沈寂之後,一切事物的養分在嚴冬中積累,新生的綠色在這純凈而深邃的黑暗中等待暫時的時刻。通過巧妙的色彩雕刻,玉雕師以永恒的方式固定了這固定了這枯變成美麗,不是為了描繪枯,而是為了突出榮耀,突出等待榮耀最好的臨時機會。

玉雕師怎麽用翡翠玉石來表達萬物生長的?
枯,是一種境界。
老子說:一陰一陽是道,後者是好的,後者是好的。古人稱一陰一陽的運行變化為道。人從天道的變化中獲得善,人性使天道賦予人的善得以完成和展示。成功意味著人們通過人性來維護天道的善良。
枯的榮耀反映了這種價值和境界。佛教說,魔鬼是發自內心的。玉雕作品用一種白色和一種黑色來描繪老和尚頓悟瞬間的境界變化,用人物內心變化的色彩來表達枯和榮耀的兩個境界。看似冷、硬、瘦、憔悴、無力的老和尚,在精神和精神狀態上有著至高無上的力量凝聚力,從而抑製心魔,最終回到大道。
枯,是一種絕色。
枯不止一種顏色。對於植物來說,枯是黑色和棕色的,這是活力消失後的保留。對於自然來說,枯是雪白的,對於動物來說,它是一種期待陽光的金色。。無數物種準備行動。榮與枯形成一種互動,達到一種美的張力。就像那句話,如果你從它的變化中觀察它,天地一刻也做不到;如果你從不變的人那裏看它,事情和我是無窮無盡的。